“新常態”下鋼鐵業結構調整的著力點
發布日期:2014-07-24    
0

“新常態”下鋼鐵業結構調整的著力點
2014-07-22   作者:鞍鋼集團總經理 張曉剛
  鋼鐵工業是國民經濟的重要支柱產業。改革開放以來,我國鋼鐵工業發展迅速,特別是新世紀以來的十幾年間成為拉動世界鋼鐵工業最主要的動力。近10年間,我國鋼鐵工業高速發展,在規模、品種質量和綜合競爭能力方面都有長足進步,成就舉世矚目。但隨著市場環境發生深刻變化,我國鋼鐵工業長期粗放發展積累的深層次矛盾逐漸顯現,尤其是國際金融?;⒁岳?,受多重因素疊加效應影響,我國鋼鐵業面臨前所未有的困境。2012年,80家重點大中型鋼鐵企業累計實現銷售收入35441億元、利潤15.8億元,銷售利潤率幾乎為零。2013年,去除多元產業收入,全行業中鋼鐵主業的利潤為負值。今年第一季度,重點大中型鋼鐵企業虧損逾23億元,累計虧損面超過45%。這種趨勢已成為今天中國鋼鐵行業的“新常態”。我國鋼鐵工業已經走到了發展的十字路口,只有適應市場經濟的發展要求,加快產業結構調整,大力推進轉型升級,才能實現科學發展、可持續發展。
  
  國際鋼鐵工業的發展現狀
  
  “新常態”下的中國鋼鐵行業,正確認識不同發展群體的不同性質的產能過剩,有利于我們把握好各種關系,對實現結構調整十分重要。由于各個國家和地區所處在的經濟發展階段不同,受到全球金融?;跋斕某潭紉哺韃幌嗤?。全球鋼鐵行業排名前30位的主流鋼鐵企業,依其生產經營情況可大致分成3個發展群體。
  一是歐洲、美國、日本的鋼鐵行業已形成經濟轉型之后的先進結構。這些處在世界最發達市場國家和地區的鋼鐵企業,雖然近年來也因為產能出現過剩而大量出現停產和出售,但因其正處在鋼鐵行業的成熟期,很早就經歷過了經濟高速增長帶來的產能過剩和結構調整階段。他們按照市場需求進行了較大力度的結構調整,強化了自身優勢,其總體產能結構基本上是優化完成了經濟轉型之后的先進結構,只是因為這次全球金融?;納疃扔跋?,才使其出現了短期的產能過剩現象,這與中國現階段鋼鐵工業產能過剩的性質有所不同。
  二是我國鋼鐵行業面臨進入峰值區后與經濟轉型相適應的總體調整。中國經濟的持續高速增長,拉動了鋼鐵行業的持續增長。從另一個角度來看,中國鋼鐵工業也支撐了我國經濟的快速增長,這是一個發展階段兩個不能分離的事實。2013年,全球粗鋼產量突破16億噸,而我國鋼產量達到了7.8億噸。對于鋼鐵這類高能耗、高污染和高消耗不可再生資源的行業,一個國家占到全球產量的近50%,只能是在一個國家或地區經濟發展特定時期的產物,是不可持續的。
  任何國家的鋼鐵工業的發展,都是伴隨著國民經濟的快速發展而發展的。一個國家在工業化前期和中期,多為鋼鐵工業發展最快的時期,我國最發達的東南部沿海地區多數已經進入了工業化后期階段,我國鋼鐵工業已經進入了峰值區。全球金融?;⑹?,實際上已顯示出我國鋼鐵工業結構調整的要求,鋼鐵行業連續3個月巨虧,但后來的經濟刺激政策再次“點燃”了鋼鐵產能增加的追求,從2009年至今,我國鋼鐵行業共增加新產能約2億噸。目前,我國鋼鐵工業已進入了產能過剩后的調整期,市場對于鋼鐵工業面臨調整期的信號已經有10年之久:2003年鋼鐵產品進口開始出現下降,2004年以后的鋼鐵產能增速為負值,2005年鋼產量開始大于表觀消費量,2007年之后行業重點企業的利潤連年下滑,近兩年許多企業的鋼鐵主業處于微利或虧損狀態。
  如果說,多年前我們還不是很清楚鋼鐵工業正處在轉型發展的“前夜”,那么,今天伴隨著中國經濟增長由高速進入到中高速增長階段,對鋼鐵產品的需求進一步減少,鋼鐵工業開始結構調整已經不再有什么疑義。
  三是新興國家和發展中國家的鋼鐵工業正處在行業成長期。這些國家的一個突出特點是其鋼鐵工業正處在成長期中,雖然新興國家和發展中國家鋼鐵行業所處的發展階段并不相同,但仍可以將其列到行業的成長期中,發展中國家特別是新興國家經濟持續快速增長將為鋼鐵工業提供新的市場空間。也就是說,這些國家的鋼鐵產能正處在穩定增長階段,暫無后顧之憂。不過,像印度這樣的人口大國,一旦經濟快速增長,會產生巨大的需求,還可能導致新一輪全球鋼鐵產能與煤炭、鐵礦等資源的再平衡。
  
  我國鋼鐵業結構調整箭在弦上
  
  雖然歐美鋼鐵工業與中國鋼鐵工業一樣,都出現了產能過剩,但其本質不同。歐美鋼鐵行業的產能過剩是周期性經濟波動的必然結果,其最明顯特征是一旦全球經濟復蘇,歐美鋼鐵行業的效益會隨之恢復,而中國鋼鐵行業出現的產能過剩是結構性矛盾導致的。也就是說,我國鋼鐵行業是結構性產能過剩,不會隨全球經濟恢復而復蘇,而是要等到全行業結構調整和轉型升級結束才能真正復蘇。從全球經濟發展的趨勢看,復蘇現在主要表現在發達國家,而鋼鐵發展需求最為強勁的新興國家反而并不看好,這就決定了全球鋼鐵工業的復蘇可能是一個較慢長的過程(3~5年或5~7年)。
  全球不同國家和地區處在各自工業化發展的不同階段,即使對待同樣是產能過剩的行業,各自處理的方式也會不一樣。處在鋼鐵行業成熟期的發達國家和地區,只要采用應對經濟周期性波動的方式渡過難關便可。而對于我國鋼鐵行業來說,不但要面對國際經濟形勢的變化,更重要的是還要面對國內經濟的轉型。這個轉型已經開始。我國經濟在經過了“兩位數”的高增長之后進入了中高速增長期。盡管如此,我國仍是世界上經濟發展最快的國家之一。
  鋼鐵工業具有伴隨經濟起飛、大規模的經濟建設投入一起發展的特點。發達國家的經驗證明,GDP增速放緩會造成對鋼鐵工業產品需求的減緩,一般說來與中高速發展期相對應的都是鋼鐵工業峰值點之后的平臺發展期。比較發達國家走過的路徑,2013年中國人均耗鋼已經達到了576公斤/年,非常接近發達國家峰值點的數據。這更進一步說明,我國鋼鐵工業已經進入了峰值區。這不同于其它國家的峰值點,是一個時間區域,會有一個大致5~10年的在7.5億噸~8億噸的平臺峰值區。我國鋼鐵工業進入峰值區,會強勢影響到全球鋼鐵工業的發展,使世界鋼鐵工業結束快速增長階段,進入一個新的調整期。同時,也充分表明,我國鋼鐵工業的結構調整已經箭在弦上,這是不以人的意志為轉移的。
  
  我國鋼鐵業結構調整的路徑與重點
  
  與5~10年前不同的是,今天每個鋼鐵企業都在思考自己的持久競爭力培養。
  新中國成立后,由于東北地區是老工業基地,工業基礎好,伴隨著中國經濟發展對鋼材需求的增加,我國北方鋼鐵產業得到了突飛猛進的發展。然而,我國經濟發展最好和鋼材需求量最大的區域是長三角地區和珠三角地區,而恰恰是珠三角地區的鋼鐵產能又十分有限,無法滿足區域內經濟發展所需的用鋼量。久而久之,就漸漸形成了中國鋼鐵工業區域結構不合理的“北鋼南運”格局。過去,噸鋼利潤有1000~2000元,所以5年前產量就是競爭力,就是利潤,而物流劣勢可以被掩蓋。隨著中國鋼鐵產能過剩的出現,以及各個區域內新鋼廠的建設和投產,過去那種靠長距離運輸仍可掙大錢的鋼鐵生產經營模式已經不可持續,不同地區鋼鐵企業的布局按市場原則進行優化遲早會列入日程。
  可以推斷,未來幾年將是我國鋼鐵行業的結構調整期。在這個調整期內,鋼鐵工業將完成區域產能結構的調整、設備與產品結構的調整、盈利模式的調整;總體發展方式上,由做大向做強、由以規模增長為主向可持續綠色發展方式轉變。這個過程應該是技術進步加快、去除過剩產能加快、兼并重組加快的過程,大致上可以分成如下兩個階段。
  第一個階段———鋼鐵企業的競爭力優化階段。
  在面對生存發展的問題上,鋼鐵企業會更加注重軟科學的研究。與10年前不同,那時時間就是金錢,用不著反復論證,噸鋼千元的利潤就是最好的投資結論。現在不同了,不允許犯方向性的投資錯誤,一旦出現錯誤就沒有改正的機會,決策的科學性顯得越來越重要。
  現有的各鋼廠在原來的基礎上提高競爭能力,首先是對原有產線的不斷改造。適應下游產業對鋼鐵產品的新要求,促進傳統產品質量的不斷升級,為用戶帶來新的價值,為自身提供市場與利潤。而后是各種專業化產線的建立,推進各種新鋼種的研制與投放市場,做出產品的成本優勢、質量優勢和高端差異化優勢。未來是高強鋼的時代,伴隨著產品生命周期評價的不斷推廣,各種新的鋼鐵材料會不斷地推向市場,以滿足戰略性新興產業及部分傳統產業升級的用鋼需要。鋼鐵企業將更加注重對鋼鐵研究院的投入與產出,加快技術進步,提高新產品自主研發的能力,盡快地把研究成果轉化為能夠盈利的市場產品,在市場競爭中搶占先機。
  企業的競爭,最終是如何使一流人才發揮作用的機制競爭??萍冀膠痛蔥?,源于大批優秀人才的脫穎而出,誰擁有了高素質人才和強大的創新能力,誰就能贏得發展的話語權。因此,如何培養和留住人才并使其科研成果成為利潤增長點,是未來企業成敗的關鍵。我們要在政策、機制、平臺建設、引進人才的渠道方法等方面進行深入的探索和研究,努力造就一支創新能力強、結構合理、配置科學、素質精良的人才隊伍體系。當前,鋼鐵企業正在為技術人員打破傳統的“金本位”與“官本位”衡量標準,為優秀的人才提供新的實現人生價值的新通道。 
  產品競爭力也是企業競爭力的重要體現。只有持續不斷地推動產品升級,才能在市場中獲得競爭優勢。產品的升級又一定會與企業的管理升級同步進行。為適應未來市場的變化,新產品的開發必然是科研、生產和銷售三位一體化的新模式。在此基礎上,各區域公司一定會逐步向縮小核算單位、直接面向客戶的更靈活的事業部制邁進。
  隨著中國改革發展的深入,市場化成了企業發展的統一準則,商業模式創新愈發重要。未來的發展環境與過去相比,將發生翻天覆地的變化。企業要提升競爭能力,就要不斷推進商業模式創新,如果繼續過去企業賴以成功的商業模式,可能會成為發展的障礙而非動力。這方面的例子很多,曾經的一些領域的領跑企業,曾擁有世界上最好的人才、技術、管理、產品和品牌,但因其商業模式沒有跟上時代的步伐而被淘汰?;褂幸恍┢笠擋⒉皇切幸盜炫苷?,但在商業模式創新上走出了自己的路子,更好地滿足了市場需求,從而實現了跨越式發展。
  當前,各鋼鐵企業都在重新思考自己的發展方式,通過靠近資源、靠近市場,用物流優化資源和產品半徑,真正把客戶當成上帝,以及依靠科技創新和精益管理等,打造企業競爭力,這已經成為鋼鐵企業商業模式創新的著眼點。對于像鞍鋼這樣的老企業,要更加注重市場需求的調研,注重用戶的需求,從傳統的銷售向引導消費、指導消費和共同開發轉變。
  第二個階段———市場指導下的新重組整合階段。
  通過重組整合促進產業結構優化,是世界鋼鐵工業發展的大趨勢,也是行業結構調整的必經階段。自上世紀90年代以來,發達國家鋼鐵消費強度減弱,鋼材市場供大于求的矛盾突出,面對日趨激烈的外部競爭環境,主要鋼鐵生產國家的兼并重組盛行。從某種程度上說,世界鋼鐵工業的發展歷程就是一部并購重組的發展史,這已成為世界頂級鋼鐵企業成長的主要途徑。
  與發達國家相比,我國鋼鐵行業的重組整合剛剛起步,產能還沒有得到有效配置,過度競爭仍然十分嚴重,鋼企很難協調行動面向國際市場形成整體競爭優勢,缺乏市場話語權。隨著市場經濟體制的不斷完善,市場決定性作用的充分發揮,在價格下滑、部分企業嚴重虧損的巨大壓力下,我國鋼鐵行業將出現新一輪兼并重組。從發達國家鋼鐵產業發展過程來看,通過重組整合確立大企業集團主導的穩定秩序是十分必要的。這樣可以有效地對現有分散的產能進行優化配置,促進部分落后產能退出市場,推動優勢企業進一步做優做強,最終形成由優強企業主導的產業發展格局。
  一段時期以來,我國鋼鐵行業的重組整合主要還是靠政府主導,在這個過程中我們更多的是考慮國家的整體利益,這也是由特定歷史發展階段所決定的。市場配置資源是最有效率的形式,十八屆三中全會已經明確提出發揮市場配置資源的決定性作用,充分體現了對市場認識的進一步深化。今后,政府將進一步轉換職能,還權于市場,著力保持完善的市場體系,維護良好的市場競爭秩序。鋼鐵行業將迎來一個更加開放、公平、有序的市場環境,行業的重組整合也會更加遵循市場規律,注重市場原則,堅持市場化運作,充分尊重企業主體地位,由企業進行自主決策。按照這樣的思路,隨著市場主導作用的充分體現,我國鋼鐵企業重組整合的步伐將加快,重組整合促進產業結構調整的作用將會得到進一步發揮。
  重組整合是一個競爭能力提升的過程,并不是追求規模擴張,而是以市場和產品為目標, 通過重組形成更具競爭力的企業集團的過程。比如蒂森和克虜伯鋼鐵公司的聯合,就充分說明了這一問題。為了擺脫日益加重的經營困難,提高市場競爭能力,上世紀90年代以來, 蒂森和克虜伯公司都在不斷地進行資產重組和結構調整。日本幾個大鋼鐵公司, 近十幾年來也是在不斷地進行調整和重組, 都在努力通過調整形成和發展各自的優勢,提高競爭能力。
  重組整合也是一個產業布局重新調整的過程。按照國外大型鋼鐵集團發展的思路,一般不是集中在一個地區搞幾千萬噸的鋼鐵生產基地,而是通過重組、并購,由若干個布局相對合理、規模適當、分工明確的鋼鐵工廠,組成一個規模大的鋼鐵集團。通過比較細的專業分工, 每個工廠既能突出自身特色,構筑優勢互補的產品結構,特別是在高附加值產品市場上形成自己獨特的競爭優勢,又能處在一個大企業集團的統一指揮之下, 協調運作, 形成整體優勢。
  隨著市場經濟的快速發展,鋼鐵企業間的競爭已經逐漸升級為企業所在產業的產業鏈之間的競爭。在新的重組整合階段,鋼鐵企業將會更加積極主動地延伸產業價值鏈,提高整個產業鏈的運作效能,尋求在產業價值鏈中的主導地位和控制能力,將產業鏈的競爭優勢轉化為企業的競爭優勢。在這個過程中,不僅要加快向產業鏈上游的拓展,對上游鐵礦石供應商進行并購與合作,尋求獲得顯著的資源掌控優勢,而且也要更加注重考慮與下游產業結成戰略聯盟,建立利益共享、風險共擔、合作共贏的機制。
  
 

怎样购买基金稳赚不亏 快3单双大小害人 熊猫二人麻将技巧 重庆时时彩国家不管吗 极速快三计划软件 时时彩官方开奖视频下载 有没有好的彩票计划软件 重庆时时采彩开奖时间 太子中心六肖中特发表 抢庄牛牛牛安卓版下载 pk10技巧 稳赚买法视频 比分直播188直 11选5计划软件下载 时时彩攻略与实战技巧 澳门赌大小规则可以压点数吗 重庆时时开奖结果助手